caa12ww

ᕕ(ᐛ)ᕗ熊猫表情包爱好者

萧叔ANAR:

当年“射日之征”中,夷陵老祖于战场之上,横笛一支吹彻长夜,纵鬼兵鬼将如千军万马,所向披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魔道祖师》

画羡羡真是一种享受啊!!!边画边花痴!🌝🌝

P1可以拿来当桌屏
P2羡羡特写
P3绘图过程GIF

微博→

盐分:

「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怨气又为何不能为人所用?」

爬上来po个羡羡生贺图,凑合凑合还好赶上了。

配色太瞎了我感觉对不起他。

后面两P弄了个裁剪版(好像没那么刺眼了(哭笑

P3是修改版,和上次发的略不同x

斐狸:

“哎你干什么抱……”

“脸看不出,听心跳。”

这醉酒叽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

【忘羡】万有引力

一只桶:

※一发完,沙雕段子,无聊产物,十分段子,十分沙雕


 


1


 


“我没办法离开我的同桌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在朋友圈里发了这么一条之后,魏无羡看破红尘般叹了口气,关上了手机。


课间还没结束,教室外走廊上人来人往,不少人就倚着窗台串班唠嗑,看得魏无羡也有些蠢蠢欲动。可坐他旁边的蓝忘机还在安安静静地看书,显然没有起身出去透气的意思。


魏无羡埋头试图汲取书本知识,没一会儿就汲取不下去了,抬头诚恳地道:“同桌,好同桌,你动一动,我想上厕所。”


蓝忘机终于将投向书本的注意力分了出来,抬头看他一眼,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放下书站起身。魏无羡如获大赦,连忙也站了起来,往外迈了一大步,忽地像是撞上了什么东西,立刻被弹回了椅子上。


他立刻扭头望着蓝忘机,神色悲愤。


“……”蓝忘机刚迈出一步立马收了回来,“从我这边走。”


实测最远距离顶多两三米,只够蓝忘机在厕所门外等他,所幸一切顺利,好歹两人之间没发生什么尴尬的事。上课后魏无羡还特意看了一眼学校主页的八卦新闻版,不知震惊部那群整天想着搞他的学弟学妹是不知道这事还是还没来得及写新闻,总而言之版面上暂时还没出现什么“震惊!两男子众目睽睽之下手牵手进厕所”之类的标题。


魏无羡关了新闻版,想起自己之前发过的朋友圈,回头一看,下边已经多了几十条回复,前边全是猪朋狗友的问号三连,后边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甚至连在外地考察的爹妈都圣驾光临,问他同桌长得怎么样人品怎么样云云。


魏无羡只觉得一头雾水,于是又发了一条:我说的没法离开是物理意义啦,你们都在想些什么。


讲台上正在板书的蓝启仁忽然受到感召般低头看了一眼放在台上的手机,随即冷哼一声:“没时间听课,倒是有时间玩手机。自觉一点,别等我点名!”


魏无羡心里飘过一行省略号,接着先后飘过“我什么时候加了蓝老头好友”“蓝老头讲课居然摆着手机开着朋友圈页面”之类的想法,正要死猪不怕开水烫地站起身认罪,教室里突然响起好几处椅子挪动的声响,好几个人慢吞吞地站了起来,走到教室外边并排罚站去了。


蓝启仁的表情有些崩裂。


魏无羡忽然噗地笑出声,蓝忘机微不可察地瞄了他一眼,蓝启仁立刻恢复过来:“魏无羡你笑什么!你别说不知道我在点谁,自觉出去!”


魏无羡小声而欢快地说了声好嘞,蓝忘机又是微微侧脸看他一眼,他没在意,甚至站起身的时候也没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直至他正要往外走的那一刻,忽然被什么凭空拽了一下,遂一屁股摔回椅子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全班注目,外边罚站的几个人也转过头透过窗子望过来,蓝启仁也盯着他。教室里鸦雀无声。


魏无羡:“……”


漫长的几秒钟过去了,魏无羡只听见耳边响起轻微的椅子挪动声,循声望去,众目睽睽之下,蓝忘机慢慢站起身。


 


 


2


 


“震惊!蓝二少为爱罚站,看到照片的人都流泪了!”


 


该来的总得来。


魏无羡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点开了图,拍得还挺高难度,这个角度拍的要么是吊着威亚扒着三楼走廊窗户拍的,要么是从对面教学楼走廊用高倍镜头穿越几百米拍的,看来不管是上课还是不可逾越的距离都无法阻挡这些八卦群众好事的心。


照片上两位男主角仿佛自带结界,另外几个罚站的人都自觉与他们拉开距离并低头研读课本几乎与背景融为一体。图上的他正好举着课本挡了下半张脸,却挡不住弯弯的眉眼,看起来像在笑,他记得自己当时好像也的确是在笑,大概是在调侃蓝忘机居然真的就这么跟着他出来罚站了,可能还顺口添了几句毫无诚意的道歉。


但是蓝忘机呢?他记得蓝忘机应该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无妨,一直挺直背专注地看书,抿紧嘴让魏无羡觉得自己欠了蓝忘机几百万,对方也大概并没有看过他——反正不是像照片上这样微微侧目、嘴角弧度甚至有点微不可察的柔和。


时值上午,温和的阳光透过窗户像一层滤镜一样落到他们身上,不论是谁的眼睛、含笑的或是沉静的,都被映得熠熠生辉。


——虽然当时的下一刻他就很煞风景地用整个课本挡住了脸哇哇乱叫说阳光辣眼睛蓝湛你替我挡挡,不过好歹这表面美好的一瞬间还是定格了下来。


魏无羡觉得学弟学妹再怎么想搞他也不至于把仇恨转到他同桌身上、应该也不至于缺德到P图,遂点开评论区,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好几个熟人的留言。


 


绵绵:[米奇大哭][米奇大哭]我流泪了!是喜悦的泪水!终于让我搞到真的了!!!


江澄:我刚还琢磨这**的朋友圈几个意思,他俩这是真搞上了?!


怀桑:哎哎大家都和气点,不要爆粗啊,看楼上就被和谐了吧?校园文明,你我有责[米奇比心]


温情:打卡,贺电


……


后面还有一群被看热闹群众捞起来的各种社团干部学生会干部的打卡贺电,让魏无羡觉得自己仿佛进了什么社会名流的婚庆现场,喜酒宴上各路受邀而来的社会团体人士都在恭祝新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下一个步骤就是新郎新娘过来敬酒谢谢大家赏脸参加我们婚礼了——于是他点开评论,回了句“拍得不错,小编私我原图谢谢”。


关了手机,他拿起筷子开始扒饭,边含着饭边含含糊糊地说:“蓝湛啊,我跟你说……”


蓝忘机:“食不言。”


魏无羡闭了嘴,忽然觉得今天的食堂似乎没有平日吵嚷,环顾四周,无语地发现他们所在的这一整排座椅除了他俩以外就没别的人占了……前后左右的座椅倒是坐满了人,人还都偷偷摸摸地边吃饭唠嗑边往他们这边瞄还交头接耳,宛如特务片里旧上海的老饭店,四处皆眼线。


蓝忘机大概早就注意到了,但显然没有在意。魏无羡一边吃饭一边偷偷看他平淡如水的神情,这时目光落到他餐盘上红通通的菜,想起蓝忘机一向是去另一个窗口排队的,然而今天他俩也不知是招惹了哪路牛鬼蛇神,就像异极磁石一样稍微拉开一点点距离就会被强行拉回一起,分开排队是不行了,顶多一方陪着另一方轮流排两次队。


但是蓝忘机竟然直接跟着他排队了,还说是要节省时间。魏无羡看看他餐盘就知道他肯定不吃辣,回头一想蓝忘机站在窗口前边选择困难的情景,竟还觉得有点好笑,同时还有点不知因何而生的窃喜。


虽然平日看着蓝忘机挺不近人情,但是这么一看他还挺会照顾人的,不是那种轰轰烈烈的关怀,而是像细水一样沉默安静的关切,专注地、小心地,让其他人都察觉不到,也就只会流入某个人的心里。


于是小小的幼苗就在这细水浇灌中悄然生长,开出了小小的花苞,花苞里藏着小小的窃喜,谁也看不到。


 


 


3


 


“你以前不还叫苦连天成天说你跟蓝忘机就是相反的两个极端吗?现在懂了吧,同极相斥,异极相吸呗。”


 


温情发完这条,又发了一条:你今晚真在蓝忘机家过夜?


魏无羡回道,不然还能怎么办?他家教那么严,还能让他来我家?或者我俩一起睡大街?


此前他已经屏蔽掉江澄发过来的“刚搞上你就敢夜不归宿”的伴随着狗吠背景音的语音和无数个“打死你个狗东西”的表情包,抽空看了一眼消息列表,江厌离问他吃过饭没有呀,江枫眠问他住得习惯吗既然是跟同学一起补习功课就要好好学习不要偷懒……魏无羡忽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于是又问温情:你说我俩要是以后都分不开了怎么办?我天天睡他家?


温情:你还不如嫁入蓝家得了,指不定以后还真拿根棍子撬都撬不开你们。


这天没法聊了。


其实魏无羡跟挺多人都说了这事,可惜这么超自然的东西基本没几个人信,聂怀桑还给他理性分析:要真是这样的话,你试试拼了老命地往外跑,既然是磁石的话,离得足够远不就吸不到了嘛。


魏无羡一口否定:不行,我根本离不开他。


——至于这句话被聂二单独截出来交给震惊部全权负责之类的事,就都是后话了。


此刻魏无羡、蓝忘机、蓝曦臣坐在同一张饭桌前,魏无羡还暗自庆幸了一下蓝启仁经常加班到很晚,只要自己赶在他回来之前滚上床就无事发生了。蓝曦臣不知怎的总是时不时看他俩一眼,脸上一直维持着微笑。


魏无羡忍不住在桌底下戳了戳蓝忘机,一把抓住他的手在他掌心写道:你哥哥一直都这样吗?


蓝忘机木着脸,甚至没有缩手。


蓝曦臣一脸微笑如沐春风堪称和蔼:“说起来忘机还是第一次往家里带同学,还这么高兴。”


魏无羡狐疑地写道:高兴?你?真的?


蓝忘机突然站起身收拾碗筷,冷静地道:“我去洗碗。”


他说完就走,魏无羡被带得差点摔下椅子,连忙站起来:“等等等等!我也去!”


蓝忘机又道:“兄长要喝茶吗?”


蓝曦臣:“嗯,还是前天那种茶,麻烦你泡一壶吧。”


魏无羡:“等等等等!我也泡!”


蓝曦臣:“明天你们都还要上课,不要学习到太晚,早点睡觉。喝完茶我要出门散会步,浴室空着,忘机你们就先洗澡吧。”


蓝忘机:“嗯,我尽快。”


魏无羡:“等等等等!我也洗……”


蓝忘机:“……”


魏无羡:“……”


蓝曦臣:“……”


沉默几秒后,蓝曦臣微笑不改地站起身:“那我现在就出门散步吧,忘机——”顿了一下,他语重心长地道,“要好好待客,不能把同学晾一边,同学有问题你要及时解答,想吃什么冰箱里都有,你的被子要是不够大你房里衣柜上层应该还有一床……”


蓝忘机:“……”


魏无羡:“……”


 


幸好这个浴室不是很豪华,距离刚好能控制得让魏无羡站在门外。不过想象中的完美过关是不存在的,比如现在蓝忘机走动了一下,魏无羡就啪的一下撞上了门,刚放松下来,又啪的一下撞上了门。


蓝忘机一开门,魏无羡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四肢并用扑了上去。


两人相对无言,魏无羡松开并跳开,鼻尖萦绕着的湿润发丝的淡香却好像散不掉了。


 


忙活了一个鸡飞狗跳的晚上,魏无羡头一次觉得自己累成一滩泥,在蓝忘机床上打了几个滚就开始困了,闭眼前挣扎着发了条朋友圈。蓝忘机踩着凳子从衣柜顶层抱了一床被子下来,给他盖好仔细掖好被角,而后伸手关了灯。


刚从衣柜里抱出来的被子带着股安神的香樟味,魏无羡的意识便在这黑暗与淡香环绕中渐渐沉寂。好像有人摸了摸他的头轻声说晚安,又好像没那么真实,似梦非梦。


到底是不是梦呢,可能只有那个不知是梦里还是梦外跟他说晚安的人知道吧。


 


 


4


 


“离不开就离不开吧,突然觉得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嘛。”


 


晚上十点,魏同学最新朋友圈下面第一个评论,是蓝忘机的“嗯”。


此时距离蓝忘机把魏无羡叫醒还有八个小时,距离魏无羡发现两人可以分开了再也不用各自挨着各自了并毫无情绪波动地发了条朋友圈还有八小时五分钟,距离魏无羡看到蓝忘机的回复并突然笑出声还有八小时六分钟。


距离魏无羡突然抬头问蓝湛你昨晚是不是偷偷摸我头啦还有八小时七分钟。






-没了-

柠檬香草可乐:

失心疯+1。是醉酒叽叽ヽ(*。>Д<)o゜(被殴